<menuitem id="ztzxz"><ruby id="ztzxz"><pre id="ztzxz"></pre></ruby></menuitem>
<menuitem id="ztzxz"></menuitem>
<span id="ztzxz"><delect id="ztzxz"></delect></span>

<span id="ztzxz"></span>

<menuitem id="ztzxz"><delect id="ztzxz"></delect></menuitem>

    <nobr id="ztzxz"><thead id="ztzxz"></thead></nobr>
    <nobr id="ztzxz"></nobr>
    <nobr id="ztzxz"><thead id="ztzxz"></thead></nobr>

    <menuitem id="ztzxz"></menuitem>

    <nobr id="ztzxz"></nobr>

    • 所有信息
    • 法院簡介
      法院新聞
      審判流程
      訴訟服務
      法院公告
      法官信息
      云南法院網站群
      電子訴訟
      司法公開
    總訪問量:216336
    參閱案例 >> 返回首頁

    正文

    昆明圣博翔礦業有限公司與個舊市振華采選廠、張正華、王建友、馬應喜、孔玉珍、馬恒等買賣合同糾紛案

    2015-06-19 20:06:51 來源: 本站

     

    昆明圣博翔礦業有限公司與個舊市振華采選廠、張正華、王建友、馬應喜、孔玉珍、馬恒等買賣合同糾紛案
     
    ——淺析承包經營合同責任主體的確定以及借款合同
    的約定與實際履行不一致的處理原則
     
    【案號】
    一審案號:(2010)紅中民二初字第87號
    二審案號:(2011)云高民二終字第159號
     
    【裁判要旨】
    承包人在承包期內以發包人的名義對外簽訂買賣合同,發包人應為對外承擔責任的責任主體。在買賣合同中約定發包人為借款人,但在合同履行過程中,借款系承包人直接收取,且承包人另以個人名義出具了借條。在此情況下,人民法院應認定為雙方之間履行借款的行為不符合合同約定,應有款項的實際收取人承擔還款責任。
    【案情】
    上訴人(原審原告):昆明圣博翔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圣博翔公司)。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個舊市振華采選廠(以下簡稱振華采選廠)、張正華、王建友、馬應喜、孔玉珍、馬恒。
    原審被告:李繼明、蔡正明
    本案基本案情如下:
    振華采選廠系張正華投資注冊成立的個人獨資企業。2007年10月,振華采選廠與王建友、馬應喜簽訂承包合同,將其下屬采選車間發包給王建友、馬應喜經營??子裾?、馬恒同王建友、馬應喜合伙經營采選車間,2009年10月,馬應喜、孔玉珍、馬恒協商退伙并分割了合伙金。
    2008年4月,圣博翔公司與振華采選廠(王建友、馬應喜)簽訂《銅精礦購銷合同》,圣博翔公司向振華采選廠購買銅精礦。合同第二條還約定圣博翔公司自愿借款200萬元給振華采選廠(王建友、馬應喜)?!躲~精礦購銷合同》上加蓋有振華采選廠的公章[①]。合同簽訂后,王建友向圣博翔公司供應了銅精礦。圣博翔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黃華弼從其個人賬戶向王建友的個人賬戶先后支付款項合計5218643.99元,這其中包含借款200萬元。王建友收款后,與馬應喜共同向圣博翔公司出具了200萬元的借條。2008年12月,圣博翔公司的黃華弼同王建友進行對賬并簽訂《往來對賬單》,確定振華采選廠尚欠圣博翔公司2601154.19元(其中亦包含借款200萬元)。在對賬單上加蓋有圣博翔公司的公章、王建友的簽字和振華采選廠的公章[②]。
    圣博翔公司起訴請求判令各被告連帶賠償尚欠貨款2601154.19元及經濟損失600000元。一審庭審中,圣博翔公司明確不再要求李繼明、蔡正明承擔責任,各當事人未表示異議。
    振華采選廠、張正華共同答辯稱:《銅精礦購銷合同》上振華采選廠的公章是王建友擅自加蓋的,《往來對賬單》上的公章系虛假的,振華采選廠、張正華不應承擔責任,相應民事責任應由王建友承擔。
    王建友答辯稱:1、未欠圣博翔公司2601154.19元的貨款;2、圣博翔公司主張的60萬元損失沒有事實依據。
    馬應喜、孔玉珍、馬恒答辯稱:振華采選廠應承擔全部責任,馬應喜、孔玉珍、馬恒不應承擔責任。
    【審判】
    一審法院認為,圣博翔公司在《銅精礦購銷合同》中自愿借給王建友、馬應喜200萬元是附條件的,且該筆款項是由圣博翔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黃華弼直接轉賬給王建友。銅精礦停止供應后,王建友與圣博翔公司之間形成的《往來對賬單》中包含借款200萬元,基于合同約定歸還借款的條件現已成就。振華采選廠在公章管理方面存在漏洞,未盡到完全注意義務,以致公章被王建友擅自用于簽訂《銅精礦購銷合同》,在此情形下,振華采選廠雖不承擔合同責任,但應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又因振華采選廠系張正華的個人獨資企業,在振華采選廠的財產不足以承擔清償責任時,張正華應當以其個人其他財產予以清償。因此,振華采選廠及張正華應在尚欠的貨款601154.19元范圍內承擔連帶賠償責任。王建友、馬應喜、孔玉珍、馬恒系振華采選廠采選車間的合伙承包人及《銅精礦購銷合同》的一方當事人,在合同履行中,雖馬應喜、孔玉珍、馬恒與王建友協商退伙,且約定相應的債權債務由王建友享有和承擔,但由于王建友與圣博翔公司在《往來對賬單》中確認的2601154.19元欠款系合伙期間形成的,王建友、馬應喜、孔玉珍和馬恒應當承擔連帶清償責任。因圣博翔公司不要求李繼明、蔡正明承擔賠償責任,且各方當事人均不持異議,故李繼明、蔡正明不承擔責任。至于圣博翔公司主張的經濟損失600000元,因當事人未明確約定,一審認為該主張缺乏事實和法律根據,不予支持。綜上,一審判決:一、由王建友、馬應喜、孔玉珍、馬恒于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三十日內連帶賠償圣博翔公司欠款2601154.19元;二、振華采選廠、張正華承擔601154.19元的連帶賠償責任;三、駁回圣博翔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
    一審宣判以后,圣博翔公司不服,提起上訴,請求改判振華采選廠、張正華與王建友、馬應喜、孔玉珍、馬恒連帶賠償圣博翔公司欠款2601154.19元,改判各被上訴人連帶賠償圣博翔公司各項經濟損失60萬元。二審中,圣博翔公司認為黃華弼系代表公司簽訂《銅精礦購銷合同》,不認可王建友擅自加蓋振華采選廠公章,及《往來對賬單》上的公章系彩印形成的事實。王建友則認為簽訂《銅精礦購銷合同》的是黃華弼,而非圣博翔公司,另外對其收到款項總額為5218643.99元持有異議。
    二審法院認為,《銅精礦購銷合同》的首部即表明合同甲方為圣博翔公司,落尾有黃華弼本人簽名,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四十三條“企業法人對它的法定代表人和其他工作人員的經營活動,承擔民事責任”之規定,作為圣博翔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黃華弼簽訂《銅精礦購銷合同》的行為應視為圣博翔公司的法人行為,圣博翔公司為本案《銅精礦購銷合同》的一方當事人。另外,《銅精礦購銷合同》上加蓋的振華采選廠公章真實,王建友、振華采選廠、張正華主張王建友擅自加蓋公章,但未舉證對此予以證實,二審法院對該節事實不予認定,結合王建友、馬應喜承包振華采選廠下屬采選車間的事實,二審認定振華采選廠為《銅精礦購銷合同》的另一方當事人。
    在《銅精礦購銷合同》履行期間,圣博翔公司、王建友對賬并形成《往來對賬單》,盡管對賬單上加蓋的振華采選廠公章憑目測即可辨別同振華采選廠持有并使用的公章并非同一枚,但對賬單上王建友的簽名真實,有關“收到圣博翔公司5218643.99元”的記載內容同圣博翔公司提交的銀行業務回單相吻合,該《往來對賬單》的真實性應予以確認,二審對《往來對賬單》載明的“欠圣博翔公司2601154.19元”有關事實予以確認,各方當事人對尚欠款項中包含200萬元借款的事實均不持異議。二審認為,《銅精礦購銷合同》雖然約定借款條款,但王建友、馬應喜以其個人名義向圣博翔公司出具《借條》,以及款項由圣博翔公司打入王建友個人賬戶的事實均可證實《銅精礦購銷合同》中有關圣博翔公司自愿借款200萬元給振華采選廠的條款未實際履行,二審認為本案糾紛中實際發生的200萬元借款事實發生在圣博翔公司和王建友、馬應喜之間。圣博翔公司有關振華采選廠、張正華應承擔連帶返還200萬元借款上訴主張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二審不予支持。
    對于扣除以上200萬借款之外的其余601154.19元,應認定為圣博翔公司的預付貨款,作為《銅精礦購銷合同》的一方當事人,振華采選廠應向圣博翔公司承擔返還責任,又因張正華系個人獨資企業振華采選廠的投資人,張正華應對振華采選廠所負的以上還款義務依法承擔連帶責任。
    另外,一審判決第一項已經明確王建友、馬應喜、孔玉珍、馬恒連帶賠償圣博翔公司欠款2601154.19元,鑒于各方當事人均未對此提出上訴,該項判決內容依法不屬于二審審查范圍,二審對此不予審查。[③]
    圣博翔公司主張的60萬元損失的計算依據為利息和律師費,因為各方當事人未對此進行約定,二審亦不予支持。
    綜上所述,本案經二審法院審判委員會討論決定,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評析】
    本案是一件較為普通的買賣合同糾紛的二審民事案件。圣博翔公司根據《銅精礦購銷合同》訴請判令返還尚欠貨款2601154.19元,由于當事人在合同履行過程中進行了較為清晰、真實的結算,并形成結算清單,一、二審均對圣博翔公司返還尚欠貨款的訴訟請求予以了支持,但細究而言,一、二審的說理卻有著明顯的不同之處。
    評判本案糾紛需厘清以下三個法律關系:1、圣博翔公司、振華采選廠系《銅精礦購銷合同》的當事人,雙方之間構建起買賣法律關系;2、張正華投資設立個人獨資企業——振華采選廠,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個人獨資企業法》第二條、第三十一條,張正華應以其個人財產對振華采選廠的債務承擔無限責任,即當振華采選廠財產不足以清償債務的,張正華應當以其個人的其他財產予以清償;3、王建友、馬應喜同振華采選廠簽訂承包合同,承包后者的下屬采選車間,并與孔玉珍、馬恒合伙經營生產,同振華采選廠之間形成承包經營法律關系。
    處理類似案件,審判實踐中在如下兩個節點處易出現分歧,現逐一評析如下。
    一、企業承包經營期間,承包人對外經營并以發包方的名義簽訂合同時,相應的合同主體如何確定?責任如何承擔?
    本案特殊之處在于買賣合同的簽訂和履行均發生在振華采選廠的對外承包經營期間。
    企業承包經營是現實生活中較為常見的企業經營模式。企業承包經營合同是指企業根據所有權與經營權分離的原則,確定企業所有權人與企業經營者之間的權利義務關系的合同[④]。目前,我國并沒有關于企業承包經營的統一的法律規定,判定企業承包經營期間發生的權利義務的法律依據散見于不同的法律法規之中。
    本案中,振華采選廠與王建友、馬應喜作為平等民事主體形成合意,簽訂了《采選車間承包經營合同》,合同內容不違反法律、法規的效力禁止性規定,該合同成立并生效。據此,王建友、馬應喜作為承包人,取得了振華采選廠下屬采選車間的承包經營權,此時,承包經營合同僅可作為振華采選廠和王建友、馬應喜等處理內部承包關系的合同依據。
    而承包人對外發生經營并以發包方的名義簽訂合同時,相應的合同主體如何確定?責任如何承擔?司法審判實踐中,不同法院偶有不同的理解。如本案一審認為,王建友、馬應喜為《銅精礦購銷合同》的一方當事人,振華采選廠承擔責任是基于其在公章管理上的疏忽,即承擔未妥善保管公章的過錯責任。二審則認為,振華采選廠才是訴爭《銅精礦購銷合同》的當事人,振華采選廠承擔相應合同責任。
    目前,學術理論界和司法實踐界較為統一的觀點認為,承包人開展業務應以發包人的名義進行,有時還會使用發包方的公章用于簽訂合同等,這使得承包人的對外經營行為具有很強的權利外觀[⑤],即合同相對方有合理的理由相信同其發生合同關系的相對方即為發包企業??傊?,盡管承包人的經營行為具有雙重性,但無論基于職務行為,還是基于表見代理,承包人所實施的有關行為的相應法律后果均應由發包方承擔,這樣才能更好地維護交易安全與交易秩序等社會公共利益。承包人和發包人之間的糾紛按照承包合同另行處理。[⑥]
    本案中,王建友、馬應喜作為振華采選廠的承包人,同圣博翔公司簽訂合同,并在合同上加蓋了真實的振華采選廠的公章,這些行為具有了很強的權利外觀,圣博翔公司完全有合理的理由基于以上事實相信同其簽訂合同的相對方即為振華采選廠。一審認定王建友、馬應喜為《銅精礦購銷合同》的一方當事人,含混了對內、對外法律關系,承認了承包經營法律關系具有對外對抗效力,這對不知情的外部法律關系當事人圣博翔公司是不公平的,顯然存在欠妥之處,二審法院在“本院說理部分”對此進行了糾正,判令振華采選廠承擔相應的合同責任。
    2、對本案借款事實相關約定及事實履行的甄別問題
    從本案事實看,《往來對賬單》及圣博翔公司提交的銀行業務回單均可證實,圣博翔公司已經對外出借200萬元。而體現這確已實際發生的200萬元借款事實的書面依據有兩處。一是《銅精礦購銷合同》第二條約定:“因乙方采購原礦資金周轉困難,甲方自愿借給乙方人民幣貳佰萬元整”;二是王建友、馬應喜個人出具的《借條》,載明:“今借到昆明圣博翔礦業有限公司現金人民幣2000000元正”。
    對此節借款事實的處理和評判,實踐中有兩種不同的理解:
    意見1:如前分析,圣博翔公司、振華采選廠為《銅精礦購銷合同》的雙方當事人,合同第二條明確約定,圣博翔公司向振華采選廠出借200萬元,王建友作為承包人收取了200萬元借款并出具借條的行為亦可認定為職務行為或代理行為,據此可認定200萬元借款發生在圣博翔公司和振華采選廠之間。振華采選廠應承擔返還200萬元借款的責任,在其承擔責任后,可依據承包合同,另行追究王建友、馬應喜等的相應法律責任。
    意見2:雖然《銅精礦購銷合同》中約定有借款200萬元,但之后實際發生的“款項由王建友直接收取,且收取款項后王建友、馬應喜以個人名義出具《借條》”等事實表明,200萬元借款法律關系在事實履行階段發生了變更,即《銅精礦購銷合同》中約定的200萬元借款條款未實際付諸履行,圣博翔公司實際出借的200萬元的對象已變更為王建友、馬應喜個人。據此分析,振華采選廠不再對200萬元的借款承擔返還責任,相應的責任僅應由王建友、馬應喜個人承擔。
    經討論,二審審判委員會認為應以第二種意見處理本案。因為如按第一種意見進行處理,即表明圣博翔公司出借的200萬元應歸屬振華采選廠所有,現王建友實際收取款項后,未向振華采選廠予以支付,其行為特征已經符合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七十條有關規定,業已構成侵占罪[⑦]。如此情況下,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三十六條之規定,本案的民事訴訟將被迫中止,本案也將由一起普通的民事案件演化成刑事案件,社會效果定然不好,況且,完全可以預見的是,本案將陷入漫長的刑事案件調查取證、移送起訴、以及實體審理過程,并不利于圣博翔公司早日實現債權。
    合同實際履行過程中,當事人協商一致,或者單方進行變更合同,甚至解除合同的情形在現實生活中較為常見。即合同訂立后,存在可能通過當事人協商一致的方式對原合同進行變更,當然也存在單方以明確表示或者以自己的行為表明不履行合同義務的可能。[⑧]一言以蔽之,“合同簽訂”和“合同履行”屬于兩個不同的概念,二者之間完全可能存在巨大差別。法院在審查合同糾紛時,既要審查合同如何約定,也要查明當事人怎樣事實履行,尤其在當事人通過后續相反的事實行為對先前訂立的合同約定進行變更的情況下,法院應按照事實履行情況進行判決。
     
     


    [①]據王建友陳述,公章系其乘振華采選廠不備,擅自加蓋。圣博翔公司對此不予認可。
    [②]王建友陳述,振華采選廠的公章系其用彩印方法打印形成,圣博翔公司對此予以否認。該公章憑目測即可辨別,與振華采選廠持有并使用的公章并非同一枚。
    [③]《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一條:“第二審人民法院應當對上訴請求的有關事實和適用法律進行審查”。
    [④]最高人民法院《民事案件案由規定理解與適用》(2011年修訂版),第373頁,人民法院出版社。
    [⑤]權利外觀,是指本人的授權行為已經在外部形成了一種表象,即能夠使第三人有合理的理由相信無權代理人已經獲得了授權。詳見王利明著《民法通則研究》第664頁。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
    [⑥]詳見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印發〈全國經濟審判工作座談會紀要〉的通知》(法發〔1993〕8號),1993年5月6日。
    [⑦]《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七十條:將代為保管的他人財物非法占為己有,數額較大,拒不退還的,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罰金;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二年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⑧]《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七十七條:當事人協商一致,可以變更合同。第九十四條:……在履行期限屆滿之前,當事人一方明確表示或者以自己的行為表明不履行主要債務……。另注:本文僅討論變更合同、解除合同的現實可能性,至于行為是否構成違約等并不屬于本文討論范圍。
     

    中文字幕无码vs巨乳无码

    <menuitem id="ztzxz"><ruby id="ztzxz"><pre id="ztzxz"></pre></ruby></menuitem>
    <menuitem id="ztzxz"></menuitem>
    <span id="ztzxz"><delect id="ztzxz"></delect></span>

    <span id="ztzxz"></span>

    <menuitem id="ztzxz"><delect id="ztzxz"></delect></menuitem>

      <nobr id="ztzxz"><thead id="ztzxz"></thead></nobr>
      <nobr id="ztzxz"></nobr>
      <nobr id="ztzxz"><thead id="ztzxz"></thead></nobr>

      <menuitem id="ztzxz"></menuitem>

      <nobr id="ztzxz"></nobr>